空氣清新


×因與聿ONLY黎嚴新刊《面具》預定頁
(提醒:預定只到7/7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九分)
×試閱到此結束

  
  
  
  
  
  
  先是嚴司、再來玖深,下一個會是誰黎子泓想都不敢想。
  
  黎子泓隨著救護人員一起到了醫院,玖深被推入手術室約一兩個小時醫生就出來說他沒什麼大礙,子彈沒有傷及要害也沒有殘留體內,住院觀察幾天就可以回去了。
  他先去幫玖深辦理住院手續,稍晚原先跑去追兇手的虞夏也來到了醫院,看他凝重的臉色黎子泓知道大概是沒追上兇手。
  
  他們回到玖深的病房,虞夏例行地對躺在床上已經醒來的人問幾句話,同樣清楚流程的玖深也配合著。
  「可是感覺很奇怪耶,開槍的那個人應該沒有要置我於死地,而且好像是隨機下手。」玖深靠在半立起的床背,斜著頭回想不久前的事。那巷子口不寬,虞夏和黎子泓注意到槍口時已經趴了下去,晚了一步的他自然成了最顯著的目標,而且如果對方是有意的,他現在躺的地方可能是嚴司那裡而不是醫院了。
  想到這裡玖深不自覺抖了一下。
  「我也覺得是隨機下手,不過不保證凶手是槍法不準才留了你一條活路。」虞夏睨了眼病床上看起來已經沒什麼事的玖深。「黎撿你怎麼看?」
  「凶手……跟前陣子傷害阿司的,是同一個人。」
  「咦?」另外兩個人同時發出疑惑的音節。
  「雖然不確定開槍的那人是不是同一個,不過幕後指使者應該是同一個。」
  「你怎麼會知道?」虞夏銳利的眼神掃過黎子泓,從事發前就覺得對方很奇怪,特別是講完那通怪異的電話後就馬上發生玖深被槍擊的事件,有一種黎子泓在刻意隱瞞著些什麼的感覺。
  黎子泓垂下眼眸抿了抿唇,因為他而受害的已經兩個人了,他不想再把其他的人扯進這件事,但對方已經鎖定了他周遭的人了,情人、朋友都成了攻擊目標,他只能一步步把其他人推離自己遠遠的。
  如果沒了朋友、沒有特別要好的對象,就沒人會受傷了,第一步,要讓自己全身帶刺。
  黎子泓是這麼想的。
  「猜測。」他還是選擇了隱瞞真相。
  然後整個病房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個自懷抱心事,虞夏跟玖深明顯不相信黎子泓說的猜測,卻也明白再問下去也不會得到什麼結果而同時沉默。
  
  「我先回去了。」虞夏低頭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你自己好好休息沒事了就滾回來上班,還不確定凶手的意圖前我先派幾個人過來保護你。」
  「欸、不用這麼麻煩啊,我一個人沒問題。」
  「你是打算等下次被爆頭才叫有問題嗎?」虞夏冷笑了聲,這般如同威脅的話語讓玖深也沒再堅持拒絕下去。
  
  虞夏離開後幾分鐘黎子泓也說要回屬裡處理別的事情,和玖深說了聲保重後也推開房門,卻在房外撞見不久前才說要走的人。
  「虞警官?」
  「我想你是有什麼苦衷而不願向我們說出實情,但假如只有你一個人扛恐怕也撐不了多久、也無計對付凶手,當然,這也只是我的猜測。」
  虞夏那雙墨色瞳眸認真地望著黎子泓,讓他忽然有種如果是虞夏,說不定會有辦法的想法。
  輕聲的嘆息很快化作粒子消散於空氣。
  「請你、不要告訴其他人,特別是阿司……」
  「我知道。」
  
  ×
  
  「鑑識結果出來了,你撿到的那個藥罐裡頭的內容物是安眠藥,大約還剩下三分之一左右,上面的指紋跟兇刀上的指紋一樣,比對後發現都是死者妻子的。」因為玖深住院而接手的阿柳翻閱著鑑識報告,並對來訪的黎子泓與虞夏口述。
  「死者妻子?」黎子泓接過阿柳遞來的紙本資料翻看,上頭字字句句似乎都明白地將凶手指向死者的妻子。
  「沒錯,雖然凶手用的刀刃是一般家庭廚房常用的水果刀,不能保證上頭殘留的指紋是死者妻子做菜時留下的,但現場並沒有留下任何能夠消除指紋的物品,而且安眠藥……」
  黎子泓和虞夏眉頭蹙緊,那時在事發現場李順福的妻子哭得肝腸寸斷,一點也不像殺人的樣子,不過他們也處理過這種案子,凶手在犯案後裝做很傷心的模樣避免被懷疑,在不了解對方的本性前不能確切地推斷。
  「是不是真的走一趟就知道。」最有行動力的虞夏這麼說,點了幾個人抄了地址準備就走,同樣感到事有蹊蹺的黎子泓打算一起過去。
  才剛到局門口虞夏就差點撞到從外面進來的嚴司,下意識地揍了他一拳。
  「噢痛!老大我來交個報告而已沒必要這麼狠吧……」嚴司單手抱著肚子,另一手揮了揮手中的牛皮紙袋。
  「東西拿來你可以滾了。」一把扯過對方要交的東西,虞夏便下了驅逐令。
  「怎麼跟我家前室友一樣用完就丟太可惡了,反正今天工作結束了,我決定巴著你們,上刀山下油鍋都會死死黏著的!」嚴司哼哼兩聲,不管其他人的意見就是打算跟到底。
  那幾個人每次都太不夠意思了,有什麼好玩的都不會算他一份,特別是他前室友,還把他甩得遠遠的。
  
  嚴司、虞夏,還有一名員警坐在黎子泓的黑色國產車,知道黎子泓的顧忌的虞夏原本打算把嚴司攆到後座去坐,嚴司卻快一步直接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黎子泓轉過去對打算動用暴力把人趕走的虞夏搖搖頭,表現太過明顯的話很容易就會被看穿,而且只是坐個副駕駛座應該沒有什麼關係。
  應該沒有。
  
  「死者胃部有殘留的安眠藥的反應,推估是使用安眠藥後再被水果刀刺進心臟,所以現場才沒有反抗的痕跡。」車子行進間的同時嚴司向其他幾個人說著切完屍體所得的結論。「至於是誰下藥是誰刺死的,就靠你們幾位偉大的人民保母囉。」
  「鑑識科的報告顯示不管兇刀還是安眠藥罐,上頭都只有死者妻子葉玉茹的指紋。」虞夏抽出嚴司交給他的報告跟阿柳的比對。
  「那就是了吧,畢竟證據會說話,不過證據有時候也可能說謊。」嚴司用手搧了搧感覺有些熱,微微傾身打算調低空調溫度,卻在碰觸到按鍵前頓了頓,最後還是收回了手。
  扯了扯嘴角,現在身份不一樣了,好像不能什麼都為所欲為。
  黎子泓斜了眼嚴司的舉動,握著方向盤的手空出一隻按了嚴司沒有按上的鈕。
  「謝啦。」背部貼靠在椅背上,嚴司將臉轉向窗外。「對了老大,玖深小弟還好吧?這幾天有點忙還沒找時間去找他玩。」
  「還活著,過幾天應該就會回來工作,不過要是你拿什麼奇怪的東西去找他玩讓他跟我吵要延後上班的話,你就知道了。」
  
  到達目的地的車程並不遠,約莫十五分鐘後黎紫紅將車停在大樓附近的停車格,後座兩人都下車後黎子泓也解開安全帶準備打開車門,餘光卻瞥見嚴司還卡在座位上。
  「怎麼了?」
  「安全帶好像卡住了,壓不下去,我說黎大檢察官你到底有沒有好好保養車子啊,下次如果不小心火燒車副駕駛座的人不就死定了?」
  「不會燒。」黎子泓側身湊過去看,伸手壓了一下發現真的彈不開,整個身體又更貼向嚴司一點,試圖看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似乎是皮製的帶子卡了一點進去才會卡住,他用力拉了幾下,好不容易才替嚴司把安全帶解開,抬起頭時卻忘了車內空間很小、他們距離很近,溫軟的嘴唇不小心擦過同樣微彎下身的嚴司的唇角,嚇了一跳的黎子泓愣了下便馬上往後退開。
  若是在以前,這不過是個再平常不過的小動作,而今卻成了禁忌。
  不能和誰太過要好、不能和誰太過親密,那男人說不定還在附近看著,他一再地在心裡告誡自己,可那一陣陣比平常還要快速的心跳都在告訴著他他有多眷戀眼前這人的溫度。
  「嘖嘖,反應這麼大幹嘛。」嚴司搔搔頭,一副無趣的樣子下了車。
  
  虞夏一行人造訪葉玉茹家時對方看起來很平靜,意外的平靜,她沒有苦苦追問警方是否找到殺人凶手、也沒有對於警方的前來感到驚慌失措,只是微低著頭,請他們先進去再說。
  葉玉茹的女兒就窩在房門口探出一顆頭,看母親跟一群不認識的大人不曉得在聊些什麼。
  
  「你姓葉,你丈夫姓李,但你們的女兒卻姓賴,賴芯?」虞夏翻了翻手邊的資料,第一句居然不是直接攤牌。
  葉玉茹輕嘆了聲:「小芯的親生媽媽是我大學時期的好朋友,她那時未婚懷孕,娘家不諒解、男人也跑了,整個懷孕過程都是一個人在撐,她很努力的要把小芯生下來,因為她的人生只剩下這個慰藉,只有小芯才能讓她找到活著的價值,可是……小芯的媽媽最後難產死了,臨死前她請我幫她照顧女兒、當她女兒的另一個媽媽,我不忍心看她那樣、而且我和順福也沒有孩子,自然就接下了這個責任。」
  「我們都把小芯當作親生女兒一樣疼愛,雖然小芯才十二歲,但她真的很懂事很貼心,她剛上小學時就知道我們並不是她的親生父母、知道它的親生母親過世了,但小芯一樣真心地把這裡當作她的家,把我們當作家人。」葉玉茹頓了會,眸光轉向虞夏。「警察先生,你們來應該不是只想問我這些吧?」
  「的確,葉玉茹小姐,我們找到的證據全都指向是妳殺害妳的先生,無論是兇刀上的指紋、或者是遺落案發現場安眠藥罐,妳有什麼話要說?」
  葉玉茹咬住下唇,回首望了眼躲在房門口的女孩,最後搖搖頭。
  「那麼,請跟我們回一趟警局。」虞夏闔上筆記本後站起身,既然犯人已經認罪,那就沒什麼好再問下去了。
  
  「稍等,能借個廁所嗎?」虞夏正準備把葉玉茹壓回車上,嚴司卻忽然想上廁所,被虞夏狠瞪了一眼後趕緊跑往葉玉茹告知的方向。
  解決完生理需求後嚴司經過賴芯房間,衣角卻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扯住。
  「喔喔對,不能留妳一個小妹妹在家。」嚴司微蹲下來與女孩平視,拍了拍她的頭。「妳的媽媽做錯事,暫時不能跟妳在一起囉。」
  其實他覺得這女孩也挺可憐的,從小就沒了親生父母,現在連養父都被殺了、凶手還是自己的養母。
  「媽媽,會死嗎?」稚嫩的聲音小小地從那那雙微起的唇吐出,問了個嚴司不好回答的問題。
  「欸、這個……妳看那邊有一個叔叔,噢、不是那個長得像高中生的,是旁邊那個穿西裝帥帥的那位,妳媽媽會不會被判死刑問他比較清楚,不過現在死刑沒那麼盛行啦,這幾年也只處刑了幾個而已我想不用太擔心。」嚴司轉了下腦袋,努力想用比較不會觸傷她幼小心靈的話語告訴她真相。
  賴芯垂下頭,沒有再說話,手指依舊捲扯著嚴司的衣角。
  「阿司你是好了沒,磨磨蹭蹭的欠揍啊!」
  不遠處傳來虞夏的吼罵,嚴司吐了下舌說聲好了後直起身,拉著賴芯一起走。
  「……咦?」視線掃過賴芯房裡短短幾秒,嚴司看到書桌上擺放著某樣物品後發出了個疑惑音節,轉過去對上賴芯的視線後又馬上說了聲沒事。
  
  ×
  
  對葉玉茹的問談進行得很順利,幾乎有問必答。
  葉玉茹挽起袖子露出幾個傷痕,告訴虞夏其實她被李順福家暴了一段時間,最後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殺了他。
  在她又被打的那晚隔天,她設計了這一切,在晚餐的飲料裡加了安眠藥,算好時間後再開車將他載到案發的那條暗巷,為避免藥效不夠強所以他把整罐安眠藥一起帶走,才會不小心落在那裡。
  他讓李順福躺在暗巷最底,然後拿出預藏好的水果刀一把刺進他胸口將他殺害。
  「為什麼你們都不會打求救電話呢?家暴專線或110啊,已經好幾個家暴案都是被家暴的忍無可忍後殺害家暴者,妳真的覺得這樣賠上人生的後半輩子值得嗎?」
  葉玉茹苦澀的扯起唇角。「打那些電話有用嗎?有用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類似案件吧,法律如果真能有效制裁家暴,那我也不會被逼到這種地步了。」
  
  「我的女兒……賴芯,她會怎麼樣?會有人照顧她嗎?」葉玉茹被收押前最後問了虞夏她女兒之後該怎麼辦。
  「會有社工人員安排,如果妳真替賴芯著想就不該這麼做,如果妳真的愛她。」背對著她,虞夏扔下這句話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試閱結束)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7/07/19(水) 14:08:01 | | # [ 編輯 ]
Re: 請問...
> 很喜歡這篇...如果我想到yaoi會社購買的話,買的到嗎?
> 還有,想請問這本有沒有R18...
> 因為我還沒有18所以也不知道能不能進yaoi會社
> 但是很喜歡昂昂QAQ

您好,不好意思這本已經完售許久目前沒有加印的打算,
您可以至露天拍賣看看有沒有人有販賣二手出清,
謝謝提問!
2017/07/23(日) 19:05:17 | URL | 蝶 #-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28-97135ff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