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預計於因與聿ONLY3出的室友組小薄本。
×沒意外的話結局會是HE。
×預定表單
×私設有、BUG恐有、人物拿捏恐有OOC請慎。


 

  分手後的第兩百八十三天。

 

黎子泓很幸運地在下部隊後抽到一個離家不算太遠的單位繼續服役,雖也曾遇過長官扔給他不太合理的事情做、或是莫名其妙被臭罵一頓,不過他還算是安穩地走完了軍旅生涯的三分之二。

相較於其他那些更難熬的單位,黎子泓覺得自己已經很好過了。

在營區空閒的時候他會看看書,為之後的考試做準備;放假沒事的時候除了讀書外,他偶爾會約幾個之前大學一起爬山的朋友登山,或一個人宅在家打整天的電玩。

他的生活一如往常的平淡無奇,但今天卻不太一樣。

 

一向早起的他這天同樣在前一晚調好的鬧鈴響起前睜開雙眼,迅速地盥洗完畢後換上一套乾淨俐落的便服,簡單地烤了片吐司煎了顆蛋當作早餐吃。

擱在桌上的白色馬克杯冒著淺淺白煙,黎子泓將空了的盤子擺到桌面,端起熱咖啡啜了一口,他的視線停留在電視螢幕,晨間新聞與昨夜看的大同小異,連轉了好幾台都是一樣的內容反覆播送。

無意識地接受一堆沒意義的新聞內容,待杯子裡的咖啡喝完,黎子泓空出手拿起一旁的遙控器關掉電視,捧著杯盤至廚房洗碗。

隨意甩了甩殘留在手上的水滴,黎子泓轉身走進房內、落坐在疊了一堆書的桌前,左手手指翻動著擺在桌中間那本厚重的法學書書頁,最後翻至昨天睡前看到的最後進度,右手執起一旁的油性原子筆,沒按出筆頭的前端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旁邊只寫了三行的筆記本頁面。

黎子泓讀書不算快,他習慣慢慢看到一個段落確定自己都懂之後才接續下一個部分,但足夠的專注力讓他的讀書效率還算不錯。

只不過今天的他才讀了不到兩頁就頻頻側頭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靜不下心。

一切要回朔到昨天晚上,六點從營區放假回家、吃個晚餐休息一下大概八點多,他接到一通電話,來自於嚴司的。

這還是分手九個多月以來嚴司第一次主動聯繫他,說是本來只想碰碰運氣,沒想到他正好放假就約了今天中午一起吃頓飯敘敘舊,時間地點喬定後兩人也沒再多說什麼就結束通話。

和嚴司主動聯絡一樣,這也是他們分手、甚至是在他畢業後第一次約出去見面,他不禁感嘆時間過得真快,一下子兩百多天就過去了。

有些心浮氣躁地趴到桌上,黎子泓的下頷枕著左手臂,墨色瞳眸盯著擺在書桌角落的三個相框,最左邊的是他國小畢業時代表畢業生上台致詞的側照,未脫稚嫩的臉龐透著一股稍嫌違和的成熟感;中間的是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和父母出國遊玩的全家福合照,黎子泓淡漠的表情就和站在他身側的父親如出一轍。

最後最右邊的那個相框蓋著,黎子泓就著趴著的姿勢懶洋洋地伸出右手將相框立起。

對於那張照片的確切拍攝時間與地點黎子泓只剩下模糊的印象,只隱約記得似乎是哪一次放假時那個不太喜歡運動的嚴司難得主動說要和他一起去爬山。

相片中的背景是草綠色的樹叢環繞,碧藍的天空被幾棵高聳的大樹遮去大半,影像中的嚴司一身輕便的打扮勾著他的脖子笑嘻嘻地比了個勝利的手勢,自己的神情雖略顯無奈但嘴角卻彎著淡淡的弧度。

黎子泓不是一個很喜歡拍照的人,也沒有用相框裝飾單調桌面的習慣,除去前兩個是家人替他擺上的,這張和嚴司的合照則是在對方洗好相片後連同相框一起扔給他的,然後,就一直放到了現在。

輕輕嘆了口氣,黎子泓食指輕輕一推,相框叩的一聲隨之蓋下,就如同好幾個月前他最後一次看那張照片後做的一樣。

 

知曉自己暫時靜不下心讀書的黎子泓闔上了書本,拉開抽屜摸出掌上型遊樂器開起來玩,在約莫十一點多的時候大概整理了下便抓著機車鑰匙出門。

黎子泓在和嚴司約的地點附近繞了一下才找到停車位,架起中柱摘下安全帽掛好後他抓了抓已經長出來有點長度的頭髮。

初春正午的太陽暖暖的曬在身上很舒服,撐著機車單手摸出口袋中的手機本打算撥通電話問嚴司在哪,餘光瞥見對街有個熟悉的身影晃過,他收回手機,快步通過信號燈剛轉綠的馬路。

在對方發現他之前快了一步拍上他的肩膀,黎子泓沒有錯過嚴司剛回過頭那略顯詫異的神情,但也很快就回復了。

「喲,好久不見啦前室友。」也許是陽光刺眼造成的錯覺,黎子泓總覺得嚴司的笑容似乎比以往更加燦爛。

簡單地打過招呼後黎子泓隨著嚴司的步伐走在往餐廳的路途,身旁的男人淘淘不絕地講著這陣子發生的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其實沒有很認真聽的黎子泓微偏過頭看向嚴司的側臉,他還以為這麼久沒見面了,在看到對方的第一瞬間自己的心情多少會有些悸動,沒想到卻是意外的平靜。

還在評估著自己是不是已經逐漸釋懷當初那三年的感情,嚴司腳步一轉,彎進一條小巷子。

那是間隱藏在巷弄間的小餐廳,空間不大,裝潢卻別緻典雅,門口的服務生問了訂位姓名後便將兩人帶至靠窗的雙人座,隨後送上菜單與檸檬水。

「德丞推薦,品質保證!」早在先前友人推薦時就看過菜單想好要點些什麼的嚴司朝對面翻閱的黎子泓比了一記拇指。

「楊德丞沒事幹嘛推薦餐廳給你?」

「哦,就我問他這附近哪裡有燈光美氣氛佳餐點又好吃適合約會的餐廳,他就告訴我這裡囉,啊啊別誤會,我沒有那個意思。」單手撐著下頷,嚴司朝黎子泓微微一笑。

黎子泓沒有說什麼,就只是淡淡地看了嚴司一眼,而後隨手招了服務生點餐。

「話說回來,我還以為可以看到平頭黎呢。」點完餐後嚴司捧起桌面上的杯子喝了口水。「現在當兵都不用剃頭嗎,難道長髮飄逸的進去也行?」

「……只有新訓會管,下部隊就沒那麼嚴,但還是不能太長。」黎子泓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頭髮,跟著看向嚴司那頭已經比最後看到還長一些的褐色髮絲,估計再過不久都可以紮個小馬尾到處甩。「你要留長?」

「嗯啊,換個新造型,不錯吧。」彎著嘴角抬起手,指腹摩擦著髮梢,嚴司想起不久前有個必修課的教授看他的頭髮不順眼,有事沒事就叫他去剪一下,導致他心生叛逆,決定就繼續留長下去。

對嚴司的髮型沒有多作評價,他們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開著話題閒聊,從黎子泓當兵出來之後要考證照聊到嚴司和他的新室友相處情況。

「今天不是例假日,你怎麼會突然跑回來?」抿了一口跟餐點一同送上桌的咖啡,黎子泓開始用餐前問了一句。

「大學生嘛,翹課不是必經之路嗎!」

「……當學生真好。」雖然說他現在待的單位不太差,但自由度和隨時都能翹課的大學生還是無法相比。

「對啊,當學生真好,實習的時候連熬二三十個小時的夜,看著某些堪比奧客還奧的病患一腳踹下去大不了也就退學處理,輕鬆爽快。」插起一塊肉塞進嘴裡,嚴司也不太在乎禮儀地邊嚼邊說:「哈、說說的,家裡剛好有事要我回去一趟。」

黎子泓總覺得嚴司不只是說笑的,但如果真要做的話肯定是那種不會影響到自己前途的做法。他曉得醫學院的辛苦,嚴司雖然看起來活得很隨便,但真正相處過後才會明白對方其實是個在該認真的地方會很認真的人。

「處理完了?」

「沒,但抽個時間跟前室友吃午餐敘舊還是可以的。」嚴司頓了下喝了口飲料。「說到這個,前室友,等會好人做到底載我一程吧,我的車還留在學校。」

「那你剛剛怎麼來的?」黎子泓挑起眉問。

「剛好有朋友到這附近辦事就順路載我一程啦,不過他去找女朋友了等下不太方便,你還記得我家在哪吧?」

黎子泓輕輕嘆了口氣,倒也沒拒絕眼前這個一點也不知道客氣的傢伙,然後他們的午餐時間繼續著,直到服務生把空了的碗盤杯子收回,又繞過來倒了好幾次的水,約莫兩點多將近三點的時候嚴司才終止話題,抓著帳單到櫃檯結帳。

黎子泓本來要把自己那份的費用給嚴司,卻被對方笑嘻嘻地拒絕了,說是等會兒的車資,以前也有過幾次這種嚴司請客的狀況,黎子泓盤算了下也就沒繼續塞錢過去。

他們並肩走到停車的地方,黎子泓右手將鑰匙插進鑰匙孔轉動、左手順利掀開坐墊,置物空間很乾淨,只有一塊擦拭用的抹布及和掛在後照鏡上那頂黑色安全帽對比的白色安全帽。

「你居然沒帶雨衣!」

「我出門前有看過氣象報導。」取出白色的安全帽,黎子泓順勢將帽子往嚴司頭上蓋下去,雙手正準備替他扣上時卻被嚴司伸手擋住了。

他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做了以前的習慣性動作。

大學時期有時候外出嚴司懶得騎車黎子泓會順道載他,相反的他也有給嚴司載過的經驗,但次數沒有比較多,而不曉得什麼時候開始嚴司會故意要黎子泓幫他戴安全帽,說是之前看過其他情侶都會這樣覺得有趣就提議試試,直到後來只要黎子泓騎車載嚴司都會順手替他把安全帽戴上並且扣好。

太習慣了,就跟他們情人的關係一樣。

黎子泓這才忽然明白,最早見到嚴司的那瞬之所以沒有悸動的感覺,大概是潛意識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改變。

「習慣要改掉喔,小黎。」黎子泓抿起唇看嚴司笑笑地自己扣好了安全帽,聽著他再一次提醒他們已經不是情侶關係了。「我們現在只能是朋友。」

低低地應了聲,黎子泓將椅墊壓回去後伸手拿了自己的安全帽戴好接著跨上車,車身移出停車格後嚴司也跟著跳了上來。

本能反應地低頭看了下腰側,不出他所料是空著的,嚴司抓著後把手,似乎還好心情地哼著歌。

……是啊、很多習慣都該改了。

苦笑了下,黎子泓催動油門,在送嚴司到家以前沒再開口說過一句話。

Tbc.

留言

HE的部分會當試閱放出來嗎?想買這本可是真的很怕虐...(完全不能看瘧文的人QQQ)
2015/07/31(金) 00:02:13 | URL | #-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不好意思HE的部份在結尾並不會放上來>__<
如果糾結的話可以ONLY場翻閱再決定,通販的話就不好意思了QQ
2015/08/01(土) 00:21:01 | URL | 蝶 #-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66-12c2db9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