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預計CWT41出的小薄本。
×架空、清水、輕鬆向。
×預定表單

00

 

有些時候虞夏會想起最初和玖深相識的場景,然後他的嘴角會勾起有點不屑有點嘲諷的弧度,手背卻是以相較之下格外溫柔的力度輕覆上對方熟睡中的側顏。

時間過得挺快,轉眼間也已經過去了幾年的時光,身旁的傢伙也已經從屁孩長成比較成熟一點的屁孩。

他曉得玖深的本質不壞,甚至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相處久了除了更加確信對方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與膽小鬼外,其他的特點都吸引著他。

這還是虞夏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過,同樣他想,這大概也會是最後一次。

不過這種事他誰都沒說,就連繞了一圈終於走在一起的玖深他也未曾說出口過。

這種事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吧。

虞夏閉了閉眼。

 

01

 

「姓、姓虞的,出來!」略為吵鬧的下課十分鐘,某一班的教室門忽然碰的一聲被打了開來,本來喧騰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數雙眼睛看向聲音來源。

虞夏坐在最靠窗的位置翻著書聽音樂,對周遭發生的事沒什麼注意,直到他的肩膀被人點了兩下,才摘掉耳機從文字中抬起眸子。

「幹啥?」

「呃那個、好像有人找你。」

順著同學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門口處站著一個頭髮染成褐色、還抓得翹翹的,手握著拳撐在門框上的動作像是要展現自己很有霸氣一般,但臉上的表情卻難掩一絲緊張的情緒。

這是什麼膽小鬼裝大哥的情景?虞夏皺了皺眉,雖然覺得很麻煩,還是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你就是姓虞的?」虞夏垂下視線落到對方沒紮進褲子裡、還少扣了幾顆鈕扣的制服,上頭的學號顯示著來人小了他一屆,名字……叫玖深來著。

「我還有一個哥哥也姓虞,在隔壁班,你會不會是找錯了。」虞夏懶洋洋地丟了一句回去,本來還想說對方會不會被自己的話語給激怒,沒想到他只是突然愣了一下,然後、道起了歉來。

「啊、原來隔壁班也有姓虞的,抱歉抱歉那我可能是找錯了。」

見對方如此乾脆就要往隔壁班走的舉動虞夏錯愕了幾秒,忍不住開口叫住他。「喂,你要找的姓虞的叫啥名字?」

「呃、叫虞夏。」

虞夏低頭看了一下,嗯,制服還好好的穿在身上,雖然也是沒有紮沒有扣,但名字當初被他老哥押著去繡,虞夏兩個字還好好地躺在胸前。

「我就是。」

「咦、咦?」

虞夏抓起繡有名字的那塊部分很快又放了開來,布料在胸前泛起了一點皺褶。

名為玖深的學弟瞠大雙眸看了他好一會,下一秒招呼都沒招呼一聲一記拳頭就往虞夏的臉揮了過去,虞夏雖然有些詫異卻還是很俐落地閃了開來,而後下意識地也朝對方臉上回以一記拳,且絲毫沒有控制力道。

「嗚--」

虞夏看了看有些泛紅的拳頭,又看了看被自己揍倒在地一時間起不來的傢伙,周圍因為這起騷動聚集了不少人,似乎還有哪個誰跑去叫老師過來,但虞夏沒有理會,步至倒在地面上手摀著臉的玖深身旁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我不認識你吧,幹啥突然動手?」

「唔、……你、你前幾天,揍了我朋友,所以、所以我--」

「哦?所以你是來當炮灰的?」虞夏抬起右腳毫不客氣地踩向玖深的肚子,唇角揚起一抹冷冷的笑容。「二年級的,我不曉得你朋友是哪根草,我平常揍人不會隨便揍,揍了以後也不會特別去記,但我想你應該要搞清楚一點,沒事跑來找我討揍的,通常沒啥好下場。」

玖深的臉還是很痛,他眨著痛到泛紅的雙眼對上虞夏冰冷的視線,然後腹部的重量消失了,虞夏轉頭推開圍住的人群就走回教室,僅在玖深純白的制服襯衫留下淺灰色的鞋印。

這是他們第一次的見面景況,簡直糟透了。玖深想。

 

02

 

「啊、老大!」叼著巧克力棒走在三年級的走廊上,本來是要找其他學長的玖深在人群中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忍不住轉了個向往虞夏的方向蹭過去。

距離上次被虞夏揍也過了兩個多月,那之後本來還惦記著哪一天要找虞夏報仇算帳的玖深,偶然一次聽聞當初那個說被虞夏揍的朋友道出事實,他其實只是看虞夏不爽很久,想說玖深是他的好朋友,如果告訴玖深的話他一定會替他出一口氣。

玖深還記得後來自己跑去跟虞夏道歉時順口道出了這一段,接著就看見虞夏一臉鄙視的望著他,從雙唇吐出來的話語好像還帶了點同情,『我看他看不爽的應該是你吧。』

「吵死了,不要叫我老大。」虞夏單手插在褲子口袋,另一手推開玖深蹭過來的臉繼續往廁所的方向前進。

玖深把露在外頭短短一截的巧克力棒末端咬進嘴裡,有些崇拜地側頭看著虞夏,雖然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被對方狠狠地揍倒在地,不過後來開始有些接觸後,玖深發現虞夏其實沒有傳聞中的凶神惡煞,儘管揍人方面的確挺狠的,但虞夏不是個是非不分或隨便在路上看到弱小的人就過去欺負的那種。

玖深也不是一開始就走上不良分子這條歪路的,最早之前他其實是個被霸凌者,後來漸漸的、他開始想要反擊,當他第一次靠自己把欺負他的同學揍倒之後,他便意識到原來自己也是有力量的。但相對的玖深不會無緣無故欺負弱小,通常只有在自己的朋友被欺負時會站出來而已。

這也因而成了他和虞夏認識的契機。

「老大,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去打網咖?」

玖深的問句才剛落下,虞夏猛的一個轉身朝他揮拳,拳頭停在玖深鼻尖前一公分,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他本來握在手裡的零食盒子隨著鬆開的手指落到了地板,嚇得一動也不動。

「我沒興趣,還有說了不要叫我老大,也不要跟前跟後的!」虞夏放下手瞪了玖深一眼,隨後推開廁所門走了進去。

看著被帶上的門板,玖深還有一點錯愕,回過神後他彎下身撿起掉在地上的盒子、從裡頭抽出一跟巧克力棒含進嘴裡,唇角微微勾著淺淺的笑容。

 

03

 

從被霸凌者轉成霸凌者的過程並沒有很困難,只要多了反抗的勇氣,然而無論提起多少倍的勇氣,終究不能抹滅玖深打架並不是很強的事實。

平常身邊有其他同夥的時候就覺得還好,像今天自己單槍匹馬上陣的情況還真是頭一次發生,不過還好對方說到做到沒有多帶打手來,一對一的單挑他拳頭用力點總還是能打個平手,只是下場便是他也鼻青臉腫地跑到保健室討藥擦。

拉開保健室的門扉,淡淡的消毒水味在安靜的空間飄散著,他輕踩著有些不穩的步伐進去,隨後闔上門板。

「欸、有人在嗎?」

保健室的空間並不算大,普通的桌椅電腦、幾個擺放著醫療用品的櫃子、和三張供學生不舒服時休息用的病床,每一張都被簾子隔開成獨立空間。

玖深喚了一聲等了一會兒都等不到回應後,輕嘆了口氣走到擺放棉花藥罐的櫃子旁拉了張椅子坐下,認命地挽起袖子打算自己消毒擦藥。

「你在這裡幹啥?」

「哇啊--老、老大!你怎麼在這裡?不要突然出聲啦嚇死人!」

寂靜的保健室內忽然在耳邊響起了不大不小的聲響,玖深嚇得差點沒把剛握上手的棉花棒給摔落了下去,順著聲音方向看過去才看見中間病床的簾子被拉了開來,而虞夏剛睡醒還帶著倦意的臉也探了出來。

「嘖,吵死了,睡覺睡到一半就聽到你的聲音。」煩躁地扒著頭髮躍下床,虞夏套好鞋子後踩著步伐走到玖深面前,環著手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你去打架?」

「呃、呃……嗯,算起來應該是啦。」不曉得為什麼在虞夏面前說自己去打架的事情感覺有點羞愧,玖深垂了垂眸,視線落在右手握著的棉花棒。

本以為會被嘲笑這麼弱打什麼架丟人現眼之類的,沒想到虞夏就只是冷哼了聲,劈手奪過玖深手裡的棉花棒,抓了一旁的食鹽水就往他有些擦傷破皮流血的手臂上倒。

「嗚啊啊啊啊啊痛、很痛啦老大--」明明最初覺得還好並不算很痛的傷口在虞夏粗魯的清理下痛到玖深差點沒爆出淚來,那種痛感要他形容的話,大概是傷口被用力扒開再無麻醉的縫合起來的程度。

即便想得有點誇張,玖深卻還是耐不住痛的眼眶含了兩泡淚。

「吵死了!給我閉嘴!」不耐煩地擰起眉,虞夏抬手握拳用力敲在玖深腦袋上。「再吵就讓你多體會幾次我的拳頭痛還是傷口痛,敢打架有種就不要喊!」

「嗚可是……真的很痛……」用空著的那手揉了揉鼻子,玖深滿臉無辜卻又不敢再亂叫,畢竟他老大揍人的力道不比傷口的疼痛輕到哪去。

不清楚是因為太痛而麻痺了神經,還是虞夏真的有稍微放輕力道,當玖深覺得已經沒有方才這麼痛時,虞夏鬆開了他的手改而捏住他的下巴上抬,用換了的新棉花棒沾著藥水抹在他的唇角。

突然間的刺痛讓玖深想往後縮,下巴卻被緊緊扣住而動彈不得,他只好緊咬著牙關忍住不發出聲音,直到虞夏用紗布把他的傷口都包了起來。

「那、那個!」看著虞夏收拾散落在櫃子上的垃圾、並將藥水罐子蓋好的側臉,玖深摸了摸貼在嘴角的紗布,「謝謝老大,你人真好!」

「嘖,囉嗦。」

虞夏給予的回應,是煩躁地伸出手指過去在玖深的鼻頭用力一擰。

 

04

 

玖深不是不會讀書,說起來他其實還挺聰明的,雖然平常總愛上課睡覺下課跟著那群狐群狗黨到處跑跳,考試前多少還是會抱點佛腳認命地讀點書。

這也是為什麼每一個教過他的老師在看過他的成績之後,總是會忍不住嘆口氣,惋惜著這麼優秀的人才沒能好好走上正軌。

「喂,這題寫錯了,你是笨蛋嗎?」

「欸?哪裡?」

「第三行算式,你的負九移過去忘記改成正的了。」

 

段考將至,本想約虞夏出去玩樂的玖深被對方用一句「我要讀書你給我滾」給打了槍,玖深這才猛然想起再兩個星期就是段考週了,而他的讀書進度還是一片空白。

再怎麼聰明的人連考試範圍都不曉得的話,同樣也只是笨蛋一個,於是玖深放棄了與其他人約好的行程,在週末的時候捧著書本不請自來地到虞家報到。

當虞夏打開門見到玖深時有些錯愕地擰起眉心,沒什麼好口氣的問他怎麼知道他們家地址。

『嘿嘿、阿佟說的,我可以進去嗎?』

認識虞夏之後,玖深自然而然地也認識了他的雙胞胎兄長虞佟,與虞夏相比,虞佟待人溫和友善,也不會動不動就用拳頭溝通,因此像這種很有可能被虞夏扁的請求他自然會去尋求虞佟的幫助,也很順利地得到對方溫和的笑容說當然沒有問題。

手搭在門框上的虞夏側頭看向恰好端茶經過的虞佟那張笑臉,嘖了聲後一句話也沒說轉頭逕自往客廳走,留下未關上的大門門板。

於是玖深明白意思了,咧了咧唇喊了句謝謝老大後便跟著踏進屋裡脫鞋。

虞家相較於他堆了不少雜物的房間起來乾淨整齊了許多,玖深只來得及草草環顧一圈,就被坐回沙發上一臉不爽的虞夏喚了過去。

 

「發什麼呆啊你,不想讀了就給我滾回家去!」頭頂爆開的劇痛讓玖深猛地回神,瞬間反應地抬手壓上疼痛的地方,身子往後縮了縮。

「嗚……老大你可以用說的……」背部靠著沙發腳,盤坐在地上的玖深抬眸望向揍了他一拳後又半躺回沙發上虞夏,神情有些哀怨。

「活該欠揍。」冷冷地回了四個字,虞夏將視線擺回乏味的書本,懶得再理絲毫沒有集中精神念書的玖深。

重新執起落在桌面上的筆,玖深吸了吸鼻子,任命地繼續方才未解完的題目。實話說他其實還挺討厭數學的,一堆繁雜的數字符號攪在一起看得他頭都暈了,即便解完題的確會有種成就感,但近一個小時才來一次的成就感總覺得哪裡不太划算。

「老大……」

「幹啥?」

「卡住了,救命……」

懶懶地瞥了眼半放棄似地趴在講義上的那張側臉,虞夏放下手中的書坐起身,長腿一伸毫不客氣地直接踩上玖深的背。「讓你上課都在睡覺,活該。」

「你、你怎麼知道我上課都在睡覺?」有種做壞事被抓包的震驚感,玖深連忙從桌上爬起,又被虞夏踩趴回去。「唔……也沒有一直睡,我有時候會爬起來上廁所……」

虞夏無語了幾秒,然後右手捏起拳頭,很順地直接往玖深後腦摜了一拳。

趁著對方爆頭喊痛之際,虞夏放下腳,傾身向前一手將玖深的頭往旁邊推,迅速地掃過對方寫不到三分之一就卡住的計算題。

「白癡,第一行的公式就帶錯了,難怪解不出來。」摸過玖深落在一邊的自動筆,虞夏把錯誤的地方圈了起來,然後在旁邊補上正確的公式。

「老大,原來你是成績很好的類型喔?」等到頭比較不痛之際,玖深側頭看向幫他檢查還有哪裡有錯的那張臉,忍不住問了一句。

初見虞夏的時候他還以為對方和他一樣,是個沒有走上正軌的青年,漸漸認識相處之後才發現,他其實只是個過著普通生活的高中生,除了偶爾被找碴時會不留情地揍人外,幾乎沒怎麼看過對方主動挑起糾紛。

「夏拿過年級前十喔。」從廚房端出一大盤剛烤出爐的傳統蛋糕,恰好聽到他們談話的虞佟笑著回了一句,他把點心放到桌上後,又轉身回去拿餐具和倒茶。「休息一下吧。」

「喔喔!謝謝阿佟!」接過虞佟遞過來大大一塊香噴噴的蛋糕,本來還困在數學地獄的玖深一下子就醒了,他戳了一大口咬進嘴裡。「唔、原來老大這麼厲害──蛋糕也厲害!」

「髒死了,吞下去再講話!」用力戳了下玖深的腦門,虞夏扔下筆,摸過一邊的茶杯喝了一口。

玖深識相地把嘴裡的東西嚥了下去後抹了把嘴喝了口茶,偏過頭一臉期待地看著他家老大,「那、那我以後期中期末可以靠你嗎老大!」

「靠你去死,欠揍嗎!」

05

 

期中考結束後的隔一個星期,在體育課結束後的短暫休息時間,玖深和幾個朋友晃到福利社買飲料喝時恰好遇到虞夏,他抓著手上冰涼的飲料朝對方揮了揮手,咧開嘴角喚了他一直以來對虞夏的稱呼。

虞夏沒有說話,也一樣是那副看起來總是在不爽的表情,在聽到玖深的叫喚後邁開步伐走至他身前約一公尺處的距離停了下來,然後伸出左手,掌心攤開向上。

「欸?」無法理解虞夏意思的玖深從喉嚨發出疑惑的單音節,隨後下意識地將手上剛開封喝不過三分之一的飲料交到對方手上。

下一秒,那個自己上繳的保特瓶狠狠地砸在頭頂,爆開劇烈的疼。

為了避免血濺福利社,玖深單手按著頭另一手阻止貌似要幫他出口氣而向前站一步的同行友人,待疼痛感稍微緩了些,他又抬眸看看虞夏,對方依舊沒有說話、左手也依然攤在那,只是眉頭皺起了幾分。

「老、老大,我應該沒有跟你借錢……」玖深糾結了一下,絲毫沒有欠虞夏錢的印象。

啊啊、還是其實那天在虞家吃的蛋糕喝的茶其實是要收費的?玖深拉開錢包拉鍊看了看裡頭。

「借你個鬼!」沉默良久虞夏終於開了口,在玖深正想問他只剩下一百塊不知道夠不夠的時候,順勢將本來攤開的手掌捏緊成拳打算往玖深頭上揍,沒有料到的是隔壁兩個與玖深同行的人快一步將對方護在身後。

「不要打玖深的頭!」

「對啊!不良少年中的奇蹟不是讓你這樣打的!等下不奇蹟了怎麼辦!」

虞夏眨著眼左右來回掃了圈兩個站出來護主的學弟,旋即勾起唇角冷笑了下,「那你們兩個不奇蹟的就代替他好了。」

沒有意外瞧見那兩個人後退了一步,虞夏冷哼了聲收回手,淡淡地道了聲算了便單手插進口袋頭也不回的離開。

 

06

 

「所以說老大,你那天在合作社到底要跟我要什麼啊?」

「嘴巴有東西就不要說話,髒死了你。」踹了擋在走道上的玖深屁股一腳,虞夏端著裝有食物的盤子坐回沙發上。

這是平凡不過的周六休假日,在前一天放學路上恰好遇到虞佟,對方說隔天他剛好要試做一些點心問他要不要來家裡試吃,嗜甜的玖深自然沒多想便答應了下來,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應該要睡到下午的周末出現在虞家的原因。

迅速把嘴裡甜膩的食物嚥下去,玖深也跟著虞夏的步伐坐到沙發上。

「我應該、沒有真的在什麼時後欠過你錢吧……」想起幾天前福利社發生的事,有點擔心又被揍的玖深小聲的咕噥著,一抬眸卻對上虞夏銳利瞪視的視線,玖深捧著盤子的手指收攏了些,身子向柔軟的沙發椅背縮了縮。

「我想,夏應該是想跟你要成績單吧。」晚了他們幾步出來的虞佟將冒著白煙的馬克杯擺到桌上,朝扭頭回去看電視的自家雙生兄弟笑了一下。

「欸?成績單?要成績單幹嘛?」玖深有點茫然地也將視線轉向虞夏身上,後者卻只哼了聲連看也不看他。「我的成績單不值錢啊……」

他是聽說過會有補習班花錢買各校成績前幾名的同學的成績單拿去做榜單,華麗的榜單才能吸引更多業績,所以在收購成績單這點他們往往都不會太小氣。

可他……成績雖然說不上太差,但也沒好到值得賣給補習班吧,再說,原來虞夏和補習班還有這層關係嗎?

眨了眨眼,玖深震驚了。

「你在亂想什麼鬼!」一回頭就看見對方失禮的詫異眼神,虞夏抬起腿又踹了他一腳。「只是看一下你的腦有沒有被打殘而已,還有那幾天的臨時抱佛腳有多少用。」

「沒、沒殘,還沒殘。」往邊邊縮了縮,玖深雖然很想說再打就殘了,不過他到底還是沒種說出口。

不過不得不說,那兩天的臨時抱佛腳還真有效,特別是數學那科,好幾題他都看著題目沒來由地就想起了虞夏的拳頭,然後抖了抖身子,莫名其妙地就解了出來。

印象中數學老師將成績單貼在佈告欄的時候還意味深長地看了玖深一眼、下課同學圍過去看的時候還不少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唉、不愧是不良少年的奇蹟。

九十三分,是玖深這次期中考的數學成績,整整高過班排第二的同學十分,那個第二名還是出了名愛讀書的資優生。

他的心情其實有點難以言喻,不過算起來、應該是挺開心的吧。

「你又在想什麼,吃東西都能走神。」虞夏忽然放大的臉讓玖深猛然回過神,嚇了一跳讓他手上抓著的盤子險些落下,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唇角被一道有點粗糙微涼的觸感不輕不重地抹了一下,最後他看到的,是虞夏有些鄙視的神情。「你幼稚園沒畢業啊,吃東西都能沾到。」

「呃、喔,謝謝……」玖深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回答得有些尷尬心虛,明明只是再平常不過的動作,他上次還被他家老大捏著下巴擦藥都沒這麼……

……這麼心跳加速……?

眸子望向被虞夏拿來擦手暫時扔在桌上的面紙,又抬眼看向早就轉回去看電視的虞夏,玖深嚥了口唾液,沒有注意到另一邊的虞佟也正盯著他看著虞夏的側臉微笑著。

留言
這本沒買到
還有餘書可以買嗎
2016/07/25(月) 17:58:28 | URL | 豬頭妹 #-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76-93544c1b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