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分手後的兩千六百天》續篇。
×嚴司視角,但不會把本子裡的每一天都寫出來。
×暫不考慮出本,全文將公開網路,可當作獨立的故事觀看。
×HE,HE,HE。



(一)

 

黎子泓畢業了。

上個星期的今天,他就坐在床緣,看著剛結束典禮回來收拾那所剩無幾的行李的男人,然後伸手把對方才剛收進包包裡的書籍又一本一本拿了出來扔在床上。

他記得黎子泓按了按眉心,語氣無奈地要他別鬧,嚴司才停止搗亂,雙手撐在盤坐的腿上,他仰起頭,對上那張表情少得可憐的臉,然後咧嘴笑笑,說反正以後沒機會鬧了。

只見黎子泓愣了下,神情有些複雜,不過那也僅維持了短短幾秒,等嚴司正開口想講些什麼的時候,熟悉的唇已經貼了上來,不帶侵略性地輕輕磨蹭著他略為乾燥的唇。

肩上壓著的重量不知怎麼的總感覺很沉,嚴司的眸子半瞇,閉著眼的黎子泓沒有瞧見他眼底閃過的深沉,他比以往都還要遲了好幾秒才抬手環住黎子泓的腰,仰仰頭迎合加深這個吻。

『保持聯絡。』

那是黎子泓在離開同住四年的宿舍前,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而一直到那扇門完全關上,嚴司始終只保持著臉上帶笑,並沒有回應。

 

少了一個人的寢室很空,好不容易結束期末考的嚴司躺在床上仰望著潔白的天花板,時而側頭看向已經空了的另一張單人床,不久之後的下學期,就會有人進來填補那個缺。

他和黎子泓認識四年、在一起三年,他本來就想等到黎子泓畢業了,必須認真面對往後的人生時,他就會放手,還給他應有的自由,然而到了必須下決心的此時此刻,他這才覺得好像有點捨不得。

但捨不得也得捨得。

他忽地就想起幾個月前被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誰指著鼻子罵噁心、要他離黎子泓遠一點的插曲,一般而言被人找碴他幾乎不會放在心上,只會逮到機會整回去而已,但那一次,嚴司看似無所謂地挑釁了幾句後,回到寢室後卻斂去了老是掛著的頑黠笑靨。

他開始思考,思考了很多很多,思考著繼續這樣用感情綁著黎子泓,那麼他們彼此的未來會是什麼顏色的。

 

感情的基礎是建立於愛,但一輩子這種事情,卻不是只有愛就可以戰勝一切的。

 

於是嚴司摘下眼鏡抹了把臉,伸手拿過身邊一個星期幾乎沒怎麼用的行動電話,閉著眼按出已經牢記腦海的數字,撥了出去。

 

 ×

 

分手後的第四十八天。

 

嚴司聽見電話鈴響時正好剛洗完澡從浴室踏出來,略長的濕濡髮絲貼在頰側,淌下的水珠沿著臉頰線條滑落至頸項鎖骨,單手抓著毛巾隨意地擦了兩下,空出的另一手則摸過擱置在桌面上的行動電話。

不大的屏幕閃著冷光,上頭沒有來電顯示。

嚴司彎彎唇角,正巧他今天心情不錯,時間也很充裕,於是索性就接起了電話。

「哈囉用未顯示來電的同學,不管你是推銷人員還是詐騙集團,大哥哥我暫時心情好有時間可以陪你玩玩,不過如果是詐騙集團的話請記得掛斷電話後用頭撞兩下旁邊的牆向辛苦生下你的媽媽懺悔然後轉撥警察局,那麼開始吧,今天有什麼事情想聊聊呢?」

『……是我。』

電話那端的聲嗓著實讓嚴司愣了好大一下,他把手機拿到眼前看了看,確認自己的確有接起而不是幻聽,才又貼回耳邊。

「嗯?小黎?不是吧一個多月沒聯絡你就跑去當詐騙集團了嗎?虧你還讀法律系當初教你的老師都要哭了,明明就是個前途無量的有為青年怎麼就走上歪路了呢,怎麼,跟我分手的打擊真的這麼大啊?」嚴司笑了一下,用肩膀將手機夾住,拿著半濕的毛巾走回浴室,抖了抖將之掛好。

『我在當兵。』電話那頭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淡,嚴司回到床上盤腿坐著,視線落在前方書桌上頭唯一擺著的相框。

兩個人隨意搭聊了一會兒,可能還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他聽見電話那端的黎子泓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其他人的聲音給打斷了,然後匆匆向他道晚安。

「以後有什麼新知記得打來說一下欸,閒著沒事也可以啊,前情人敘舊價可以考慮算你便宜一點,晚安啦。」嚴司說,而電話那頭甚至來不及傳來回應便硬生生地斷了線。

唇角的弧度漸漸撫平,嚴司將手機隨意扔在一邊,然後一個後仰躺了下去,任由未乾的髮絲在床單染上一抹深色水漬。

他的視線落在天花板上頭那盞散著昏黃光亮的掛燈,若有似無地輕嘆了口氣。

 

×

 

分手後的第兩百八十三天。

 

最先提出邀約的是嚴司,分手後雖然彼此斷斷續續都還是保有聯絡,但這還是嚴司頭一次主動聯繫黎子泓,其實也沒什麼原因,他就是忽然想親眼看看那個還在當兵的人過得如何,正巧有事要回家一趟處理事情,盤算著應該能抽出時間吃頓午餐,他就主動撥了通電話過去碰碰運氣。

時間地點都敲定好後,嚴司難掩愉悅的心情,一邊哼著歌一邊打理自己。

順路載他的朋友一路上時速未減,以至於他到了目的地時距離約定時間還有近半個小時,於是他手插著口袋在附近隨意亂逛。

等時間快到時他才悠悠踩著步伐慢慢往約定地點走去,行經一個路口時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下,一回頭那抹身影映入眼簾的那瞬間他愕然的短暫片刻,但頃刻間便恢復成一如既往的笑靨。

「喲,好久不見啦前室友。」嚴司咧著嘴率先開口打了聲招呼。

闊別九個多月的再次相見,黎子泓的頭髮並不是他想像中的平頭,而是只比畢業那時還稍短一些而已,不過嚴司想,無論他家前室友變成什麼樣奇怪的髮型,臉帥還是遮掩不了的事實。

低低笑了聲,嚴司領著黎子泓往事先訂好的餐廳前進,一路上都在講著最近生活周遭發生的一些瑣碎的小事,偶爾扔幾個問題給對方。

用餐的過程依然如此,黎子泓臉上的表情依舊冷靜平淡,時而鬆了鬆露出很淺而不易察覺微笑,嚴司就這樣一直看著,不著痕跡地將黎子泓每一個小動作都盡收眼底,然後他只是自顧自地講著身邊的事,關於他們之間的話題,一句話也沒有提。

約莫下午三點,在付過錢後他們雙雙踏出餐廳,並肩走至黎子泓停車的地方,趁著對方先開坐墊時,嚴司趁機探頭看了眼,隨即出聲指責:「你居然沒有帶雨衣!」

「我出門前有看過氣象報導。」黎子泓的語氣淡漠,卻順勢將剛取出的安全帽往嚴司頭上戴,嚴司微微愣了一秒,在對方伸手過來要替他扣上時才反應過來抬手擋住。

那是他們以前莫名其妙就培養出來的習慣,嚴司沒料到黎子泓還記著,更沒料到自己有那麼一瞬間動搖了一下。

「習慣要改掉喔,小黎。」嚴司笑著完成黎子泓方才未完成的動作,「我們現在只能是朋友。」

嚴司聽見黎子泓低應了聲後,隨即戴上安全帽跨上車,待他將車子移出停車格後嚴司才跟著跳上去,毫不猶豫地握住後頭的握把。

身邊的景色迅速倒退,微涼的風被前方和他身形相當的男人擋去了大半,嚴司本來輕哼著歌的聲音漸小直到停止,目光滯留在離他很近的背影,一秒鐘都不願將視線移開。

 

你別喜歡我了,我喜歡你就好。

 

他在心裡暗暗想著,然後無聲地撐起嘴角。


TBC.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77-735f325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