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預計CWT43出的室友組突發小薄本。
×CP室友組黎子泓&嚴司不分前後,正經微虐HE這次應該不會分手
×三次元爆炸中窗本機率一半半,印調表單之後放上。
×試閱預計放到三。


 



  「如果你無法拯救自己,那沒關係,我來救你。」

 

第一次發現嚴司不對勁,是在剛升大三那年夏天。

經歷了整整兩年同寢的相處,黎子泓終於稍為抓到一些應對嚴司的技巧,只是兩年的時間說短不短,黎子泓始終覺得自己摸不透嚴司這個人。

那個週末嚴司回了老家一趟,而當黎子泓再見到他,卻已經是隔週三將近午夜十二點的事了。

聽見門鎖被轉開的細微聲響時,正坐在書桌前讀書的黎子泓下意識的偏過頭,在然後映入眼簾的,是近五天未見的那張臉孔。

有一大塊白色紗布貼在嚴司左側額邊,但也許是看慣了對方嘻皮笑臉的模樣,更令黎子泓有些愕然的是那與既往相比都還要冰冷的神情。

「喲,你還沒睡啊?」像是現在才發現黎子泓的存在,嚴司立刻恢復成往常那般嘻笑的樣子,一邊將手裡的塑膠袋往床上扔。

「你怎麼了?」

「嗯……我想想該怎麼解釋才好。」一屁股坐到床墊上,嚴司摸出兩瓶已經退了冰的飲料,將其中一瓶扔給黎子泓。「路上接到總部通報,學校出現大怪獸,大哥哥我就只好捨命去拯救世界囉,噓,這可是個秘──」

「你不想講的話,不用費心說這些廢話。」黎子泓出聲打斷嚴司未盡的話,回過頭繼續看自己的書,明明嚴司沒有必要任何事都得告訴他,但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有些惱怒。

室內歸於寂靜,黎子泓指尖輕抵書頁,卻一個字也讀不進去。

為什麼會受傷?傷得嚴不嚴重?擦過藥了沒?是什麼事情讓嚴司延了好幾日才回到學校?

黎子泓有很多問題想問,可區區作為一個室友,他好像不該干涉太多對方的隱私。

輕嘆了口氣,他將厚重的書本闔上,從書桌前起身準備躺床就寢,一個回身就見嚴司直勾勾的看著他,正確來說,是看著他這個方向發愣。

「我能關燈了嗎?」黎子泓詢問了句,嚴司這才回過神來,笑著說給他三分鐘刷個牙洗個臉,然後就跳下床晃進浴室了。

水聲自半掩的浴室門內傳出,黎子泓靜靜地看了幾秒,最後躺上自己的床。

當嚴司髮梢滴著水從浴室踏出來時黎子泓其實已經有些想睡了,嚴司也沒多說什麼,主動將寢室的燈關上,摸黑爬上了床,頭枕在柔軟的枕頭中。

「晚安。」黎子泓說,睡前互道晚安是他們未曾言明的習慣,只是他等了幾分鐘都沒等到嚴司的回應,猜想著對方可能已經睡著了,黎子泓翻了個身,打算也休息的時候才聽見嚴司的聲嗓悠悠傳來。

「這傷是被那種裝飾用的小盆栽砸的,這年頭盆栽都做這麼硬嗎,拿那種寶特瓶做的盆栽砸還比較好,既環保又比較不痛。」嚴司的聲音輕輕的,好像還含著一絲笑意。「雖然是家務事,不過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不能說的,我這次回老家一趟跟家裡的人起了點衝突,我老爸的老爸氣不過順手拿了旁邊的盆栽砸過來,他可能只是想嚇嚇我,誰曉得就直接砸到頭上來了,都不知道該說他準還是不準。」

……嚴重嗎?」

「還好吧,就縫了幾針而已。」嚴司的語氣很淡然,彷彿只是在敘述著與自己無關的他人的事。「你知道的,我家一家老小都從醫,還在讀書的也都是在醫療相關領域學習,也不曉得現在大人到底有什麼病,家族裡只要出現誰不想往這個方向走的聲音,接下來就是一場革命,完全不讓小孩有自己選擇的空間。」

「你反抗了嗎?」

「嗯啊,我說我以後出來不打算當醫生,結果一個盆栽就飛過來了,嘖嘖,老頭子反應有夠快。」嚴司閉了閉眼,年邁而仍體健的老人家震怒的面容清晰地浮現在腦海。

「為什麼?」

嚴司知道黎子泓在問什麼,然而他並沒有立刻回答黎子泓的問題,他沉默了很久,久到覺得黎子泓差不多睡著了,才淡淡地開口,聲音在靜謐的夜裡恍如哀嘆的呢喃細語。

「因為我救不了人。」

 

那之後嚴司就跟沒事了一樣,未曾再提起那天晚上的話題,當有人問起額上的傷,他也只隨便用平日的玩笑話帶過。

其實黎子泓有聽見那晚嚴司最後的話語,只是當天亮後他想再問下去時,總會被對方巧妙的避開話題,後來黎子泓想了想,覺得這大概是嚴司不想被觸及的隱私,就也沒有再多提了。

 

第二次查覺到嚴司不對勁,是在黎子泓畢業典禮前幾天。

順利取得學士學位後,黎子泓並沒有打算再往上攻讀碩士學位,他將比嚴司早一步離開這個住了四年的寢室。

他不算一個戀舊的人,只是幾年的相處下來,他漸漸習慣了身邊總有個人吵吵鬧鬧的日子,忽地就要回歸安靜,心裡總感覺有那麼點不踏實。

那天嚴司一樣回來得晚,黎子泓剛洗好澡,正打包著必須帶離宿舍的行李,寢室門被旋開的時候他並沒有回頭,只淡淡地道了句「你回來了」,表情有些微妙。

專注於手邊事情的他並沒有注意到嚴司遲遲未回覆應,等他打包完手中的箱子、抬起頭來時,就見到嚴司環著手站在離他約莫幾步距離的前方望著他。

「怎麼了?」黎子泓問,仰起的視線對著嚴司藏在鏡面後頭那雙好看的眸子。

「我們在一起吧。」

「你吃錯藥?」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回應,卻無法抹滅胸口忽然緊揪了一下的事實。

黎子泓不是沒想過自己和嚴司的關係,長年下來他們都以朋友互稱,可他自己明白,對嚴司的那份感覺恐怕不是只有朋友那般簡單,只是他從未細想,興許是逃避可能與他人不同的性向,又或許,他怕哪天嚴司知道了,他們兩個連朋友這層關係都會變得極為脆弱。

「我們在一起吧,我認真的。」

最後他腦子一片空白,只感覺到噴灑在自己鼻息間的吐息格外炙熱。

只是事後回想起來,黎子泓總感覺那晚的嚴司有說不上來的怪異感。

TBC.

留言
啊啊啊我要買
超愛室友組和嚴司黑化的
求攤位號碼+坐等試閱
2016/07/07(木) 00:36:20 | URL | 蔣噴 #b3THW90.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78-f92d220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