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預計CWT43出的室友組突發小薄本。
×CP室友組黎子泓&嚴司不分前後,正經微虐HE這次應該不會分手。
×三次元爆炸中窗本機率一半半,印調表單請點
×試閱預計放到三。


  

二月寒風刺骨,下過綿綿細雨後的空氣更是冷得令人發顫,就連一向只穿黑色西裝外套的黎子泓也不免在外頭多套一件大衣禦寒。

那一陣子的生活平靜得有點詭異,不只手上的幾件案子處理得很順利、和嚴司的遠距離戀情也日趨穩定,但他總隱隱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

直到遇見了那一位自稱是嚴司母親的女性,證實了他的預感是對的。

 

最初見到那名女性時是在地檢署外頭,黎子泓正巧在外用餐回來,以為她是有什麼訴求進而上前詢問,結果對方第一句話就指名要找他。

黎子泓當然一臉莫名其妙,但當女人說出了自己的身份時,他冷不防心臟漏跳一拍。

他設想過各種與嚴司家人見面的情況,獨獨就是沒想到對方會直接找上門了,垂在身側的手用力握緊了下,黎子泓努力保持心情平靜,與女人約了晚餐時間後便回到工作崗位。

一整個下午黎子泓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而隨著時間漸進也越趨焦慮,他有想過是不是該傳個訊息告訴嚴司這件事,不過思索過後還是決定暫時不向對方提起。

 

傍晚時分他來到地檢署附近的一間簡餐店,嚴司的母親似乎老早就坐在裡頭等了,見他進來時闔起手上的書朝他打了聲招呼。

要黎子泓形容對於嚴司母親的印象,他會說是個優雅、看起來很有自信,亦很有魅力的女性,儘管已有些年紀,卻仍不失成熟女性的韻味,舉手投足間還有些與嚴司相像的部分。

「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了,你在和我兒子交往對吧。」女人抿了口玻璃杯中的茶水,語氣平淡地問道。

黎子泓一時間語塞,這個問題在他意料之中,只是他沒想過對方會這麼直截了當的問出來,而且語氣還淡然地像是在提與自己無關緊要的事。

「我……

「我不在乎你們之間的任何事情,反正那孩子想做什麼就不會顧忌一切後果的去做,我今天來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於是黎子泓沉默的聽著女人所說的一切,越聽越覺得心底發涼。

女人說,在他們家族裡,嚴司爺爺說的話便是絕對的權威,沒有人能夠反抗,而他們嚴家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即是無論男女老少都必須成為醫療人員。

嚴司從小就很聰明,反應快又很有自己的想法,最早的時候他們都還擔心嚴司會不會因為太過有自己想法而與觀念守舊的爺爺起衝突,慶幸的是,孩童時期的他與長輩相處還算有規矩,也沒製造過什麼太大的麻煩。

直到偶有一次,即將小學畢業的嚴司忽然告訴她,他長大以後不想當醫生。

那個時候她並沒有想太多,更確切來說的話,是她並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兒子不願走這條路的原因,她和嚴司的父親只漠然的告訴年幼的他,既然生在嚴家、又也是塊讀書的料,那麼他就無從選擇。

作為家長的他們並沒有留下太多與嚴司溝通的時間,而是一樣逕自替他安排許多與醫學相關的營隊和課程,甚至沒給他太多那個年紀該有的休閒娛樂。

「其實我有時候會想,在童年時期就只給他一條路走,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女人輕輕嘆了口氣,白皙的手指捏著塑膠攪拌棒毫無意義地攪拌著眼前那杯熱咖啡,再繼續接著說。

後來也沒再聽到嚴司有其他反抗的聲音,於是她也就漸漸的沒把最初他說不想當醫生這句話放在心上,繼續著一如既往忙碌而充實的日子,等嚴司再一次提及自己未來的路並不會照著他們所寫的劇本走時,已經是他考上醫學系、也讀了兩年過後的事了。

她和嚴司的父親還來不及反應之際,一旁年邁的老人家已經抓起小桌上的盆栽砸了過去,嚴司不閃不躲,筆直地站在原地任由額頭上的鮮血直冒。

嚴司的爺爺氣得險些喘不過氣,上了年紀的他那陣子身體不太好,嚴司的父母只得先安撫他老人家,等好不容易得空了能關心一下嚴司的傷勢時,他已經離開了,只留下地毯上少量的點點血漬。

當再度以電話聯絡上嚴司時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他也只是像沒事了一般告訴他們他做事自有分寸,要他們好好照顧爺爺就好。

生活的一切又歸於平靜,一直到三年前炎炎夏日的某一天,難得回家的嚴司回來了,一開口就是向他們父母倆出櫃。

然後她這才了解,其實嚴司不是不反抗,他只是用最安靜、同時也是破壞力最強的方式來抗拒長輩們擅自替他鋪下的路。

那天晚上難得一家三口能夠齊聚用餐,在飯館的餐點都還沒上齊時,嚴司率先開了口,他毫不掩飾地直接告訴他們,他交了一個男朋友,目前穩定交往中,要不要告訴爺爺隨他們高興。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以為那只是他為了氣他爺爺所說的玩笑話而已,聽過之後也就沒太認真放在心上,畢竟他後來也沒再提過這類的事,我們就當作他從未說過。」女人單手撐著下頷,視線垂在幾乎空了的陶瓷杯底。「前些陣子他爺爺病倒了,我猜阿司可能是故意要讓我們發現,那時候我們等他等急了,照著他訊息所說的位置下去找他,就看到……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女人沒有把話說得很明白,但黎子泓卻再清楚不過,關於那次車內短暫親吻的怪異感這下就能說通了。

嚴司的吻帶著其他心機,他甚至不曉得由對方起頭的戀愛是不是含著其他什麼他不清楚的雜質。

這頓飯黎子泓只吃了不到一半就沒了胃口,直到天色全暗、和對方分別後,腦海裡只頻頻繞著他回答不出的、女人最後丟給他的問句。

 

「黎檢察官,哪怕只有一次也好,你曾聽阿司對你說過喜歡嗎?」

 

獨自一人站在寒冷的冬夜裡,黎子泓摸出口袋裡震動的手機,點開最近一封訊息,熟悉的口吻敘述著沒營養的新知,黎子泓卻覺得螢幕那端的男人令他感到陌生。

(試閱完)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80-fddbe5a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