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天黑請閉眼同人。
×李子碩周若青前後無差。



 



  李子碩揹著書包站在社辦門口,滿臉凝重無語。

  自從那件事情過後,社辦的門就未曾再打開過,少少的社員就連在走廊上偶然相遇,也連聲招呼都不會打,彼此無聲地擦肩而過。

  兩年多建立起來的友誼脆弱如玻璃,一敲即碎,而李子碩身為社長,在這個時候卻沒有能力把大家重新凝聚。

  視線緩緩垂下,李子碩抿了抿唇,正打算轉身離去的同時,一隻手從他身後探了過來,搭上冰涼的綠色鐵門。

  李子碩被嚇了一跳,回過頭只見周若青不曉得何時站在他後頭。

  「幹嘛,站在門口等芝麻開門喔?」沒等李子碩先開口,周若青語帶無奈地扔了一句給眼前還愣著的傢伙。「想進去就進去啊,不是連鑰匙都帶了。」

  「你……怎麼會來啊?」李子碩下意識地摸了摸鼓起的褲子口袋,應得有些心虛。

  「沒為什麼,想來就來了,只是沒想到你剛好也在這裡,正好替我開個門,不然還要繞去警衛室借鑰匙多麻煩。」周若青斜睨了李子碩一眼,見他遲遲沒有動作,嘖了聲便用空出的那隻手逕自探進李子碩的口袋,掏出一把掛著登山社社徽鑰匙圈的鑰匙。

  拉開門走進去開了燈,周若青才回過身,將鑰匙拋回去給還杵在外頭的社長。

  而李子碩在接過鑰匙後,踟躕了片刻,還是跟著一起踏進去。

  距離放學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整個校園裡安安靜靜地,只有偶爾會聽見遠處操場留下來練習的田徑隊傳來的呼喊聲。

  周若青坐在桌子上微晃著腿,李子碩則站在他的後頭盯著那樣的背影好半晌,才彎下身收拾那天混亂之後留下的殘骸。

  被寫上不堪話語的紙片霎時映入眼簾,李子碩停在空中的手頓了一下,終還是將之拾起。

  「你覺得,照片真的是我們裡面的人傳出去的嗎?」大略收拾過後,李子碩坐到周若青身旁,他將手中的那張紙對折,再撕成數張無法辨識原圖的碎片。

  「不知道,但很有可能。」周若青仰頭灌了口水,又重重地吐了口氣,他的視線斜瞥,看了眼李子碩握在手裡的紙屑。「只是無論怎麼想,都想不出到底是誰會做出這種事。」

  「我也是,沒辦法想像是誰做的。」李子碩垂下眼眸,輕嘆了口氣。

  他其實還有很多話想問周若青,想問校慶那晚的事、想問登山那晚為什麼一個人跑出帳篷抽菸,也想再重新問一次,那天晚上的吻,他是不是真的都不記得了。

  但即使有再多問題,李子碩也明白此時此刻並不是能讓他問出口的好時機,無論是因為洩照事件才發生不久,或是因為自己根本還沒做好面對的心理準備。

  兩人之間又陷入一片冗長的寂靜,興許是覺得現下的氛圍有些沉悶,周若青摸出胸前口袋的菸和打火機,正準備燃一根來解解悶,卻在準備點燃打火機之際被一旁的李子碩眼明手快地奪去了菸支。

  「嘖,你幹嘛?」

  「你外面抽就算了,在這裡抽不怕等下教官巡邏被逮到喔。」

  周若青無奈地勾勾嘴角,嘟嚷了幾句還是順從地把菸收起來。

  而後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一路聊到不得不回家的時間點,兩人才雙雙拿起書包。

  「子碩,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李子碩的腳步頓了一秒,隨後朝周若青笑了笑,「哪能有什麼打算啊,我也沒什麼特殊專長,就……考個大學混個文憑,之後當兵、工作,然後結婚生子吧。」

  講到結婚生子的同時,李子碩的眼神刻意閃避,他以為不是很明顯的小動作卻被身旁的周若青給完整地映入眼底。

  「你……」

  「什麼?」李子碩很快地微仰起頭,目光落回周若青身上,卻只得到對方沉默片刻後的一句沒事。

  彷彿再多問一句,他們之間有什麼平衡又會偏移,李子碩趕緊轉移話題,手搭在電源開關上說要關燈離開了。

  離去之前李子碩又一次回頭望了眼鐵門閉攏的社辦,想著再沒幾個月也要畢業離開,這或許也是最後一次過來了,不免有些遺憾感傷。

  「子碩。」站在前頭的周若青書包拎著,對李子碩露出一如既往的笑靨。「就算以後登山社的其他人都避不見面,就只有你可不准給我搞消失喔。」

  李子碩嚥了口唾液,隨即也跟著漾開笑容,不帶一絲猶豫地應了聲:「好。」

 

 

  即使到最後都只能以朋友相稱,只要人生的路上都能有你相伴,那也就夠了。

 

END_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86-fddd43d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