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天黑請閉眼同人。
×李子碩周若青前後無差。
×事件結束、子碩死亡前提,BE慎。
×與之後劇情恐有出入也慎。


 


  周若青靠著半身高的鐵欄杆,用力吸了口菸,讓嗆人的菸氣停留在喉頭數秒,再將白色的煙霧吐進深暗的夜幕。

他也已經憶不起自己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抽菸的,只曉得每當心情煩悶,總是要到外頭燃上幾根菸,好好沉澱沉澱思緒後,才得以重新面對眼前的問題。

他想起過去每當自己脫離群體到旁邊抽根菸時,李子碩總會跟上前,左一句少抽一點右一句小心肺癌,而他總是會先笑罵對方是訓導主任,然後故意用力吸口菸、再吐入空氣之中。

周若青其實挺享受那樣的時光,有菸、有景,身旁還只有李子碩,只是十年過後,他們再也沒有辦法回到當初那樣的時光。

「子碩,天台上的事情我還欠你一句道歉。」修長的指節夾住菸隻,周若青視線遙望遠方,語氣淡然。

只是對不起三個字始終沒從他的口中說出,站在周若青身旁兩步距離的李子碩眨著大大的雙眼,在確定周若青暫時沒打算開口後才緩緩垂下頭,雙唇抿了抿淺淺地笑了下。

自從十年前的那晚過後,他們倆單獨在一起時總會有這麼片刻寂靜的時候,兩人都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卻又不想就這麼拉開彼此的距離,於是就只能這麼待著,待到時間晚了、天色暗了,待到遠處的友人們呼喚了,才相識一笑,並肩緩步離去。

那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周若青卻覺得回憶很近。

一隻菸很快燃燒殆盡,周若青再點起了第二根、第三根,一直到菸盒裡的最後一根香菸抽完,周若青才嘖了聲將紙盒揉成團,捏進掌心。

「如果那時候……我可以拉著你一起勇敢,現在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樣了。」宛若呢喃,周若青語畢後輕輕嘆了口氣,雙手搭著冰冷的鐵桿,視線垂落。「對不起啊子碩,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跟你說。」

李子碩猛然抬頭,望著周若青連日下來憔悴的側臉,他的眉頭緊緊蹙攏,伸出的右手微微顫抖,他本是想拍拍周若青的頭,告訴他沒事了,都結束了,可在還即將碰觸到他時,身後的木門被一把推開,李子碩趕緊收回手,兩個人同時回過頭。

「是妳啊,嚇我一跳。」周若青扯扯嘴角。

「不然你以為還有誰?」洪曉彤也跟著笑了一下,踩著不輕不重的步伐晃到周若青面前。

「通常這種時候會出現叫我的,大概就只有子碩了吧。」

洪曉彤低頭沉默了半晌,隨即仰起頭轉移話題,「差不多該走了,大家都下山了,只剩下我們,警察還在外面等。」

「藍毅聰他們……」

「也都運下去了。」

「曉彤,那晚看到藍毅聰屍體的時候,妳心裡有沒有閃過一點後悔?」

「後悔有什麼用,人生不就是不停在後悔嗎。」洪曉彤眨了眨那雙偌大的墨色瞳眸,有些好笑地看著今晚不太對勁的周若青。「你今天怎麼了,事情結束突然有感而發嗎?」

「算是吧。」周若青搔了搔頭,「我可能從十年前就開始後悔,沒有好好把握能告訴他我也喜歡他的機會。」

「誰?」

「李子碩。」

洪曉彤僵住的表情與他想像中的如出一轍,周若青笑著講了一個小故事,一個只剩下一位主角的故事,他輕描淡寫地敘述十年前和十年後,他和李子碩之間的不一般,以及他未能來得及向李子碩闡述的心情。

而李子碩則雙唇微啟一臉不可置信地站在一邊,然後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輕得像是要飄上天際。

「周若青,人只能向前看,後悔也來不及了。」

周若青應了聲,洪曉彤說的他自然瞭解,但理解跟能放下卻又是兩回事。

「走吧,等一切都處理完了,有的是時間讓我們慢慢難過。」

「嗯。」

周若青想,即便時間不停流逝,他這輩子大概都不會忘記曾經有個叫做李子碩的男人走進他的心裡,最後卻一聲不坑地離去,徒留一堆回憶。

木門關上之前,周若青又一次望了外頭一眼,有那麼一瞬間,停滯在原地的李子碩以為他們兩個對上了眼,但他還未能來得及開口,木門便闔了起來。

只剩下他一個半透明的身軀,隨著輕聲嘆息,緩緩消散在空氣之中。

 

END_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87-39c2d6f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