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天黑請閉眼同人。
×CP包含:青子青、蒼澄、正白??、藍彤??
×無死人架空向。



 

釋懷兩個字,說來容易,做來卻需費上很大的勇氣。

 

風和日麗的初秋正午,洪曉彤踩著粗跟短靴,獨自一人踏進婚宴會館的電梯按下目的地樓層。

她和登山社那幾個曾經要好的朋友已經十年沒見了,最初的那些日子她確實怨過恨過,只是隨著年紀漸長,她才隱約了解當時會有這樣的結果,或許也是自己咎由自取。

年輕時候的她不懂得收斂鋒芒,仗著父母賦與自己的漂亮外表就自恃甚高,若不是十年前的那場風波,或許直到現在的她仍會像十年前一樣自負、眼裡只有自己。

縱使洩照事件對她而言是難以忘懷的莫大傷害,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的確有些想念了,在收到白欣怡的簡訊和請帖時,很多以前在登山社時的回憶頓時湧現,有些片段現在想起來還是會止不住嘴角的笑意,因此她猶豫很久,終於還是在最後一刻,才做出不讓自己遺憾的決定。

 

厚重的電梯門向兩側滑開,明亮的大廳內來來去去很多人,洪曉彤繞了一下才找到白欣怡的宴客廳,交了紅包簽完名後,她踩著有些忐忑緊張的步伐,進到不大卻布置得十分溫馨的婚禮會場。

第一個發現她的是劉澄芳,在她喚住差點走過頭的洪曉彤時,整桌本來聊得很熱鬧的人頓時安靜下來,齊刷刷地用一種有些訝異又有些開心的神情望著她。

「幹嘛,你們不認得我了喔?」被看得有點不太自在,洪曉彤將略長的髮絲勾至耳後,笑道。

劉澄芳連忙上前挽住她的手臂將她拉入座,並替她倒了杯紅酒,然後用盛滿果汁的玻璃杯和先她乾了一杯。

入口微苦卻帶著酸甜的味道沿著舌尖蔓延至整個口腔,就如彤洪曉彤現在的心情一般。

很快地大家又恢復原先的熱鬧,洪曉彤趁著空檔看了圓桌一圈,左手邊的劉澄芳和陸柏蒼有說有笑,兩人的關係看起來比高中時期更緊密了些;再旁邊的黃毓秀剛接起電話,不曉得在和誰聊些什麼,笑得正開心;而黃毓秀旁邊褪了眼鏡比十年前更顯成熟些許的李子碩,身子傾向他身側的周若青,神情專注的聽著周若青和藍毅聰聊天,她和藍毅聰隔了幾個空位,只隱約聽見似乎在聊什麼都更建案,確切的內容就不太清楚。

藍毅聰曾經是她最恨的人,可她現在看著他,卻又想不太起來以前怨恨的那種感覺。

像是感受到洪曉彤的視線,藍毅聰側過頭,兩個人對到眼的瞬間她有些心虛地轉開目光,拿起酒杯飲了一口掩飾尷尬。

「妳看毓秀,」洪曉彤才剛放下酒杯,劉澄芳就點了點她的肩膀。「她現在自己做生意做得很好,前陣子還在精華區買了間房子。」

「不過……笨這一點好像還是沒什麼變。」陸柏蒼笑著補了一句,隨即被還在電話中的黃毓秀不滿地推了一把。

「還有妳看子碩跟若青。」

笑了笑,洪曉彤隨著劉澄芳看向另一邊,這時周若青和藍毅聰的談話似乎暫告一段落,周若青轉回去問李子碩剛剛聽得懂嗎,李子碩搖搖頭,他笑了一下,抬起手捏了捏李子碩鼻尖,兩人的互動十分親密。

「他們倆個居然偷偷在一起了都不說。」

聞言,周若青立刻放開捏著李子碩的手,然後一把攬住身旁男人的肩頭,頗富挑釁意味地看著她們的方向:「什麼偷,這叫正大光明。」

「好了啦,你們少無聊了。」沒有推開周若青的手,李子碩只是笑著搖頭。

「那你們呢?」洪曉彤目光轉回劉澄芳身上,十年前陸柏蒼的心意一直很明顯,可劉澄芳一直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十年過去了,她總覺得那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樣。

果然如她所想,劉澄芳忽然笑得有些羞澀靦腆,她拉著洪曉彤的手覆上自己的腹部,掌心底下感受得出微微隆起卻沒有絲毫贅肉感。

洪曉彤的神情藏不住驚訝,才正想開口問,陸柏蒼就先開了口:「其實我們年初的時候就先登記了,等孩子出生,之後會再補宴客。」

「兄弟,恭喜你美夢成真追到澄芳。」藍毅聰揚了揚酒杯,朝陸柏蒼敬了一下,而其他人也紛紛起鬨,就像十年前一樣,不同的是那兩個人之間再也沒有詭譎的尷尬。

十年的時間,每一個人的變化都很大,這一次再相聚,洪曉彤真的覺得自己錯過了好多好多。

一群人笑笑鬧鬧之際,洪曉彤發現藍毅聰在看自己,興許是稍微卸下了心防,她主動問了一句幹嘛。

「我們……可以重新從朋友做起嗎?」

洪曉彤的笑容僵了一下,她沒想過以前那個愛整人、又有些驕傲自大的大少爺,會退這麼多步希望彼此能以朋友的身分重新開始。

她一時間還想不到該怎麼回話,剛好的是廳內背景音樂忽然換上熟悉的旋律,燈光也驟然暗下,所有人頓時停下交談,全往唯一燈光打下的地方看去。

穿著白紗的白欣怡很美,洪曉彤真切地想著。

隨著大家鼓著掌,看著白心怡擁抱父親、父親再將她的手交給願意照顧她一輩子的男人時,她沒來由地有些想哭,不過還是硬生生地將那種感覺給壓了下去。

 

過了最漫長的等待新人的時間,接下來的步調相對地就比較快了些,一夥人吃吃喝喝,很快地白欣怡也換好第二套禮服,挽著新郎的手一桌桌敬酒。

當來到登山社這桌時,白欣怡一看到洪曉彤的當下就摀著嘴哭了,一旁的陳亞正連忙接過她幾乎拿不穩的酒杯。

洪曉彤站了起來,本來想半開玩笑的跟她說,別哭了,等下新秘看到她這副模樣肯定會氣炸的,只是話梗在喉頭,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她摸了摸臉,才發現自己不曉得什麼時後也跟著落淚。

洪曉彤索性往前一步擁住白欣怡,語帶哽咽地告訴她,沒事了,都過去了。

沒事了,都過去了。

也像是在對自己說一般,此時此刻,心裡真的放下與否,好像都不那麼重要了。

 

花了一段時間冷靜後,婚禮還是繼續舉行。

洪曉彤去廁所補妝出來的時候,恰好遇見也出來上廁所的周若青。

「妳知道妳今天來,最高興的是誰嗎?」

「白欣怡吧。」

周若青搖了搖頭,隨後勾起唇角:「我們都很高興。」

洪曉彤愣了一下,旋即笑了出來,一起走回會場的路上,她問了周若青他和李子碩的關係是什麼時後開始的。

「說實話,很早的時候就不太一樣了,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不敢跨出那一步,是再之後又遇到子碩,覺得再不勇敢一次我們可能都會後悔一輩子,所以就衝一發了。」周若青頓了一下,再接著說:「我們現在很好也很幸福,等之後法案過了,妳可得來好好恭喜我們啊。」

「那當然。」

一說一笑地走回座位,很快地洪曉彤屁股都還沒坐熱,就被唱名跟一群女人上台抽捧花。

最後那束別緻的捧花是被黃毓秀給抽走的,她在台上又驚又喜地擁抱白欣怡,開心地只差沒有抱著她轉圈,喜孜孜地握著捧花下台後,斜前面的藍毅聰隨口吐了句黃毓秀,妳知道抽到捧花半年內沒嫁掉,這輩子都別想嫁人了嗎?

「真的假的?可是我還沒有對象怎麼結婚。」一反方才的雀躍,黃毓秀的臉很快垮了下來,「不然……澄芳,送妳好不好?」

劉澄芳立刻搖頭,說自己已經結婚了捧花不能亂拿。

「曉彤……」被拒絕的黃毓秀哭喪著臉轉移目標。

「別看我,我也沒對象。」晃了晃手,洪曉彤也跟著拒絕。

一群人被黃毓秀拿著捧花不知所措的模樣給逗樂了,玩了好一陣子李子碩才告訴她藍毅聰是亂講的,沒想到她會真的相信。

「欸!藍毅聰你很煩耶!」

「妳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啊哈哈哈哈哈!」

十年並沒有在他們之間留下太大的隔閡,眾人打打鬧鬧一路玩到桌上的餐盤空了、其他賓客也差不多要散了,才準備起身。

 

飯店外頭有個小花園,在送完客後,白欣怡請攝影師替他們登山社八人照張合照,所有人站成一排緊貼著彼此,一起對著鏡頭比出登山社專屬手勢,每個人留在膠卷上的表情,是十年未見的燦爛笑靨。

攝影師一下一下地按著快門,等到拍得差不多後便先行離開,把時間留給他們幾個。

「曉彤。」站在最邊的洪曉彤發現眾人全部往自己的方向轉,而率先開口的是白欣怡。「我真的很開心、很開心妳能來,謝謝妳讓這場婚禮更完整,我真的很幸福。」

「曉彤。」第二著喚她名字的是劉澄芳,和陸柏蒼並肩十指緊扣,空出的另一手則摸著自己的肚子。「我跟柏蒼、還有我們的孩子也都很幸福。」

「我也很幸福!」

「我們也是。」

接著依序黃毓秀、周若青和李子碩,最後藍毅聰往前跨了兩步,停在洪曉彤面前,他嚥了嚥口水、又深吸了口氣,才開口:「我也是,那妳呢?」

那妳呢?妳幸福嗎?

我們一直都在向前走,那妳願意向前了嗎?

願意向前迎接未來可能的幸福了嗎?

洪曉彤微微仰頭,眨著那雙好看的眸子,早些時候藍毅聰的問題忽地在腦海裡響了起來,沉默了好半晌,然後她唇角漾開微笑、朝藍毅聰伸出手。「我叫洪曉彤,我現在跟你們大家一樣幸福,以後也要請你多關照了。」

 

釋懷兩個字,說來容易,做來卻需費上很大的勇氣。

但只要跨出第一步,後面幾步似乎也沒那麼困難了。

看著重新展露笑顏的大家,洪曉彤想,她現在算是挺幸福的吧。

如果這一切都不是夢境的話,那就好了。

 

END_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90-554c067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