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清新



×預計CWT46出的青子青突發小薄本。
×有私設、恐有BUG,十年前子碩視角、十年後若青視角,會HE。
×預訂表單請點此



 

十年前,一個吻,我們只是朋友。

十年後,再重逢,彼此交會的眼神,會不會有所不同?

 

×

 

新學期剛開始的沒幾周,珊珊颱風剛從外海掠過台灣,帶來幾日連綿細雨,李子碩揹著書包站在中庭的台階上,看著雨絲不停劃過他的視線,忽地一道聲音竄進耳畔。

「你沒帶傘啊?」

「有啊。」下意識地回了句,李子碩才猛然回頭,只見一個與他身高相仿、制服衣襬沒有好好紮進去的男同學站在他斜後方,他越看覺得那人面熟,視線一落,在看到對方胸前繡著的名字時才想起。「你是那個……人氣王?」

李子碩的語氣有些不太確定,他只是隱約記得這個名字從開學前新生訓練的時候就一直被週遭旁人提起,大部分是流轉在女同學的談話之間,時不時也有其他科任老師會提起這三個字,

「這麼老土的綽號到底哪個傢伙取的……」嘟嚷了句,周若青往前跨了一步,和李子碩並肩站在無人的中庭邊緣,仰頭望向滿佈烏雲飄著微雨的天空。「不過既然你不是沒帶傘但又不回家,怎麼,你很喜歡下雨天啊?」

「挺喜歡的。」雙唇抿起淺淺一條弧度,李子碩眨了眨眼。「下雨天總是讓我感到比較平靜。」

「也是,而且前陣子這麼熱,下點雨也比較涼快一點。對了,我叫周若青,三班的,你呢?」

「五班的李子碩。」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才算是他們的初見,那個時候微微側眸偷看周若青的李子碩,未曾想過再後來的兩個人之間,會牽起這麼一條難以割捨的長線。

 

×

 

第二次見到周若青是在一個星期後,李子碩正從學務處走出來,眉頭微擰地直盯著手中的薄紙,沒注意到迎面走來的周若青,直到手上的紙張被抽走,他才嚇了一跳地抬頭。

「新社團成立申請?」

「是你啊,嚇我一跳……」

短暫十分鐘的下課時間,走廊上聚著來來往往的人潮,李子碩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周若青,看著對方手上那張被抽走的紙倒也沒有什麼不高興,只是稍微有些驚愕而已。

「對哦,最近也差不多要選社團了,你要自己創社啊?」把紙張塞還給李子碩,周若青手插回運動褲口袋身子跟著轉了個向,和他並肩往教室的方向走。

「嗯,我很喜歡爬山,可是好像沒什麼類似性質的社團,就想說來試試看能不能自己創一個登山社,不過剛才學務處的跟我說一個社團除了正副社長外,最起碼也得要有五個同學。」李子碩微垂首,視線落在紙上的黑字,輕輕嘆了口氣。

一個偌大的校園人數這麼多,要湊到五個人看似不難,但對李子碩一個剛入學、什麼都還很陌生的新生,確實是不太容易。

他的性格比較溫吞慢熟,不像周若青那般具有領袖魅力,成立社團這檔事他也只是想嘗試看看,如果真找不到人,也只能將就自己了。

「不錯耶,欸,算我一個啊,我也可以幫你找幾個人。」

「你?」

「幹嘛,懷疑啊?」

「也不是啦……」

周若青一把奪過李子碩手中的紙,跟他說放學前會把所有招集到的社員資料填好後還給他,而看著周若青頗富自信的模樣走進三班教室的他忍不住勾勾唇角,想著能夠認識周若青這個人氣王,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再然後,雖然周若青老叨嚷著人數不如預期有點丟臉,不過登山社也總算是勉勉強強地成立了。

洪曉彤、劉澄芳、黃毓秀、陸柏蒼、藍毅聰、周若青、白心怡,還有他李子碩,登山社八人,關係密不可分。

 

---

 

十年前,不勇敢,我們錯身而過。

十年後,再重頭,胸口掀起的漣漪,會不會波盪出新的關係?

 

×

 

先是白欣怡,接著藍毅聰、阿偉,再加上一連串無法解釋的離奇事件,每個人的精神都已經被逼到極度緊繃,稍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不自覺地放大解釋。

每個人都有嫌疑,每個人都在彼此猜忌,周若青其實不在乎任何人懷疑他,就只有李子碩,只有李子碩在兩人獨處的房裡對他提出質疑時,他才感到無比惱火、才會一時沒能忍住情緒,而用自己一直以來極力避免的方式傷害了他。

十年前那晚天台上發生的所有事,是隔在他們之間的一道橫樑,當初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後,兩個人再也沒有機會把話攤開講明,就這麼擱著擱著,也擱了十年。

周若青想那個失控的夜晚或許是李子碩生命中最大根的刺,十年前他不敢提,十年後他卻反將那根刺又一次地硬生生扎進對方心裡。

其實在對質的話語方落、拎著換洗衣物轉身的那一剎那,周若青就後悔了,可他沒有勇氣向後轉,他不敢看李子碩的表情,此時此刻是不是像帳篷外的夜晚一樣落寞。

那天直到很晚李子碩都沒有回房,最後還是透過洪曉彤上來敲門傳話他才曉得劉澄芳跟陸柏蒼擅自逃跑,他的心裡有些悶堵,特別是在他開口後、李子碩轉過頭看了他一眼而不發一語的眼神,周若青這才真切地意識到自己早些時候的話有多傷人。

又或許最傷人的,是自己隱瞞李子碩不記得那晚天台的事。

 

短短幾個小時內發生太多事情,所有人都來不及消化,只能在深夜時分各自揣懷心事地回到房裡等待白晝來臨。

李子碩進來時周若青正在替自己換藥,他抬起頭,和對方視線相觸短短幾秒便挪開眼神,繼續由著沾上藥水的棉花棒在滲血的傷口掀起陣陣刺痛。

「我睡了喔。」

周若青夾著棉花棒的手指頓了半晌,他並沒有馬上抬首,也沒有立即應聲,等到寂靜的雙人房內響起平穩規律的呼吸聲,他這才放下棉花棒,往李子碩的那張床看去。

墨色瞳眸望向背對著他、用棉被將自己裹得緊緊的李子碩,周若青那雙微微泛白的薄唇啟啟闔闔,終究還是沒能道出一聲抱歉。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butterqq.blog.fc2.com/tb.php/93-020569a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